You are here: 首页 > 文摘 > 西乌拉帕的幸福大学生活

西乌拉帕的幸福大学生活

写于:2004-05-10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01:10:53 】





西乌拉帕的幸福大学生活



2000-09-09

往事啊,何须再提!10年了,又何妨一提!!!西乌拉帕谨以此文献给中财投资90班的各位。回忆不是目的,但偶尔的回忆可以给我们以力量,更好的把握今天和创造未来!




名字的由来



有一次,中财院报上一个四川老乡写文章说,自己最喜欢读巴基斯坦诗人西乌拉帕的诗。这实在令我叹为观止,心里佩服得不行!在诗歌方面,我应该是颇有造诣的啊,不仅知道中国有个李白,美国有个海明威,而且还知道印度有个泰戈尔!可是这个老乡,居然喜欢的是巴基斯坦的诗人,诗人的名字叫着西乌拉帕。这个老乡是多么的高深和特别啊!用今天的话来说,他真酷啊!简直酷呆了!所以投机倒把同志从此改名换姓,唤着西乌拉帕!!!!!






1、进京



10年前,西乌拉帕第一次走出县城,独自来到繁华的省城,坐上火车,北上伟大而更加繁华的首都北京。32个小时的路程,他只吃了5 包方便面。一路上,“乌溜溜的黑眼珠,是你的双眼”、“光阴的故事”、“恋曲1990”,以及“我们亚洲,山是高昂的头”,让他兴奋不已,从此走进昭君庙,开始了他4年的幸福大学生活。


大学4年中,西乌拉帕修家电,当门卫,做图书管理员,抄信封,卖CHINA DAILY,紧张而充实的四年。



2、最惊险的一次: 跑掉一只鞋

有一段时间,西乌拉帕在中国国情研究中心抄信封,每个信封可挣0.015元人民币。别小看这0.015,10个信封就等于西食堂的一个鸡蛋,60个信封就等于一份红烧肉,200个信封就等于回民食堂的一份非常不错的鸡腿啊!所以西乌拉帕抄信封特别的带劲,在西乌拉帕眼里,这哪里是信封呢?分明都是红烧肉和鸡腿啊!!!所以,他抄!他抄!他抄抄抄!!!那时的西乌拉帕经常无法理解他的一些同学,为什么宁可闲着打拖拉机也不去抄鸡腿???他想不明白。


这个中国国情研究中心设在皂君庙小学里面的四楼,西乌拉帕每天都要进出小学两次。有一天西乌拉帕发现小学停车棚里有好多自行车灰尘满面,显然是被忘记或遗弃多年了!西乌拉帕心痛地感到这是多么大的浪费啊!擦一擦、修一修,还可以继续骑嘛,怎么能。。。。


于是西乌拉帕就挑选了一辆没有上锁的,推着径直出了小学校门。没走几步,西乌拉帕刚要飞身上车,忽然听见后面一声猛喝,站住!!!!!!坏了!西乌拉帕不敢怠慢啦,扔掉自行车,撒腿就跑。守门的老头竟然还不肯停下,老当益壮的追出来100多米,边追边喊。。。西乌拉帕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TMD,都怪自己平时不锻炼,要是平时多跟老姚练练长跑,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啊!于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叶的一个美丽的秋天下午,在伟大首都北京学院南路39号附近的一条干净的小街上,我们伟大的西乌拉帕同志与一个十分认真负责的门卫大爷进行着一场货真价实的艰苦卓绝的跑步比赛,跑啊,跑啊,西乌拉帕黝黑的长发在空中飞扬着,他多希望莉莉小姐能够看见他此时的风姿啊!跑啊跑啊,这段路怎么如此的长啊,西乌拉帕倒不怕守门的大爷,他最怕路边哪些群众啊,首都的群众觉悟之高是举世皆知的,万一有那么一两个觉悟起来,。。。西乌拉帕心想完了,这次彻底完了。。。。幸好,也许是回民食堂的鸡腿没有白吃,西乌拉帕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终于把门卫大爷甩掉了,西乌拉帕一路狂奔,上了学院南路,不敢直接跑回39号,而是反着跑到了大柳树北,这才惊魂未定的停下来,喘着粗气,不经意低头一看,我操,有一只拖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跑飞了!。西乌拉帕上了16路BUS,在四道口下车,这才从东侧门疲惫的走回学2楼,翻身到了老姚的上铺,两眼直楞楞的瞪着天花板,西乌拉帕感到好累好累,真是危险啊,如果。。。。。。,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一个月后,西乌拉帕被中央财经大学授予“中财十杰”的光荣称号!站在图书馆配楼的阶梯教室的主席台上,镁光灯闪烁着,校长紧紧的握住西乌拉帕的手,神色凝重、满怀期望的说,继续努力啊!西乌拉帕心里酸酸的,心想,自己的确是“十劫”啊!除了我,谁还够资格呢?????但西乌拉帕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啦,他很快掩饰住内心的复杂情绪,天真的向校长一个劲地点头,“继续努力!好!我一定继续努力!”,可是再这么“继续努力”下去,中财恐怕要被我西乌拉帕给卖个精光呢!




3、最悲壮的一次:都是修电器惹的祸!



由于西乌拉帕中学是文科班出身,对物理学的自然不是那么的精深,所以难免要修坏客户的单放机,引起一些不小不大的麻烦。有一次,西乌拉帕只身前往人民大学学生宿舍,舌战群雄,据理力争终于不仅不赔还收回一笔维修费;不久,又深夜怀揣菜刀一把,悲壮而英勇的夜闯虎穴------北方交大----去面对怒气汹汹的客户,差点闹出命案来!不是西乌拉帕同志好斗,实在是北方交大那帮小子单放机被修坏了,怒不可遏地不依不饶,传话过来说要给西乌拉帕放放血!来报信的人找到317,当时西乌拉帕正在西食堂学跳舞呢!老姚神色凝重的走进舞厅来,告诉西乌拉帕这个不幸的消息。西乌拉帕岂是怕死的鼠辈呢?单身一人就去了!当然,临走没忘记把老略切猪大肠的菜刀掖在怀里!!!这是西乌拉帕大学4年中最悲壮的一个夜晚,风高月黑,秋风狂吹,西乌拉帕怀揣菜刀,跃身骑上他那辆铃铛不响全身响的自行车,经过学1楼的时候,西乌拉帕回头
深情地望了望319那雪白的窗口,心里说,莉莉啊,永别了!也许咱这一去就不回来了!您保重啊!莉莉。。。。。。



4、、利润率最高的生意

西乌拉帕把317宿舍办成了杂货超市。成本不过2毛5一包的方便面,西乌拉帕硬是把它卖到了9毛!这利润率之高,几乎可以和坐庄0008亿安科技比美。没办法,晚上学2楼大门一锁,西乌拉帕就成了垄断的独家卖主,不要说9毛,肚子饿了,19毛你也得买呀!垄断利润就是高!所以现在西乌拉帕很理解中国电信为什么敢如此嚣张。卖方便面的广告在水房、厕所、过道、公告栏贴了被撕撕了又贴再撕再贴,直到学2楼守门老头把电话打到系主任那里去告状,那才叫“坚忍不拔不屈不挠”。




5、317杂货股份公司

自从修电器、卖方便面使自己先富起来之后,西乌拉帕没有忘记带动同室的哥们一道致富。由西乌拉帕发起、由老长、老姚等4人各自出资10元组建了317杂货股份公司,主营方便面、花生米、怪味胡豆以及咸鸭蛋,大钟寺批发进货在317零售。刚开始生意兴隆财源滚滚,结果招来税师一帮眼红的家伙,照猫画虎参与竞争,但这些后起之秀急于占领市场,采取了诸如撕广告、低价倾销、缺金少两等不正当竞争的恶劣手段,使得317公司的客户大大分流,317公司销售形势急转直下。西乌拉帕临危受命,只身前往税师班谈判,最终双方同意制定行业自律价并不再相互撕广告,可当时哪里知道“卡特尔”这玩意儿具有天然的不稳定性,谈判生效不到48小时,行业联盟即告崩溃,317公司的广告再次被撕!由于四个股东股权均等,都是25%,所以这次谁也没有积极性再去挽救颓势。317公司的销售日益下降,门可罗雀,生意兴隆成为昨日黄花,产品积压严重,形势十分严峻。见此情此景,西乌拉帕只好动议散伙,于是清盘,结果不仅大家都收回了原始的10元投资,还分得了丰厚的红利------每人一袋怪味胡豆!


这次实践让西乌拉帕深受教益:1、卡特尔是极不稳定的(所以,当后来看到什么行业自律价、机票禁折、彩电限价联盟,西乌拉帕就好笑,西乌拉帕早就玩过了,没戏!);2、股份公司股权不能均等,必须得有人控股当大股东,否则无人真正有积极性去负责。




6、投资系某主任的教导

93年一个晴朗的秋天,系主任在全系大会上不点名的义正词严批评道:有的同学,千里迢迢到北京来卖方便面…!西乌拉帕当时真想站起来问他不卖方便面西乌拉帕吃啥?但西乌拉帕终于没有站起来,至今为此西乌拉帕都感到后悔!开完会西乌拉帕又忙着到紫竹院进货去了!




7、卖CHINADAILY 一次女生楼艳遇



到北方交大宿舍卖china daily。卖一份可赚1毛5,利润率100%啊!15份也就是一份鸡腿啦!多么划算的事!

有一次不知怎么的西乌拉帕就上了交大女生楼。一个穿睡衣的女生睡眼惺忪地拉着西乌拉帕惊讶、惊喜万分,“你是怎么上来的?咱们这楼还从来没有男性上来过!”一激动她就连买了3份报纸,悄悄的说,“快跑,发现了可就麻烦了”。逃出女生楼的时候西乌拉帕感觉如在梦境一般,似幻似真,那女生的惊喜与惊讶的表情,在西乌拉帕眼前晃动了好久好久。。。。




最绝的是那一年夏天,西乌拉帕没有回家。这个暑假西乌拉帕做了两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正是这两件创举奠定了西乌拉帕的在中财的商业霸主地位。成为活学活用、走出去请进来的典范。




8、开317大酒店 北京站拉客拉出麻烦



西乌拉帕意识到暑假期间学校宿舍资源的严重浪费现象,于是把317宿舍充分利用起来,开成了暑期旅馆。自任317大酒店CEO兼CTO兼CFO兼CAO。西乌拉帕冒黑到北京站拉客。北京站前广场上人流如织,各旅店拉客的都是泼辣的女人,西乌拉帕这个新对手的出现让她们感到紧张和威胁。于是几个女人上来和西乌拉帕抢客人!西乌拉帕豁出去了,瘦胳膊一抡,撩起衣服,露出胸脯上的排骨,说,“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谁怕谁呀!”嗓门一大,就真的差点镇住了女人门!好不容易才拉住了两位刚下火车的西装人士,居然是SHAOBINYAN的老乡河南南阳市委党校校长和他的助手。于是先坐地铁再转16路,几弯几拐之后到了学2楼,西乌拉帕手一指,喏,这就是您要下榻的酒店!!!!


到了标准间(317)门口,西乌拉帕指着老姚的硬板床对党校校长轻声而极富职业水准的说:您老早点休息吧!西装革履的党校校长差点背过气去!他咬牙切齿的威胁说要给他财政部的同学打电话告西乌拉帕!但随即语气一缓,说,如果你肯把住宿费由一晚上10元降到5元并设法找来一张100元的发票,那咱就在这里住算了。西乌拉帕哪里还敢留他?给西乌拉帕100元西乌拉帕也不敢留啊!万一他真的有同学在财政部呢?!西乌拉帕怎么就这么倒霉呢,竟遇见这么个主!于是西乌拉帕二话没说,东拐西拐,把这个瘟神送出了校门。可怜的党校校长和他的助手拖着大皮箱,流浪在昏黑的深夜的北京学院南路上,到处张望着寻找旅店。。。。。在校门口临别时,党校校长口气温和的再次提出,干脆6元钱咱住你的标间算了。。。。。西乌拉帕一溜烟就跑回了学校。躺在老姚的硬板床上,西乌拉帕想咱这是干的啥缺德事儿?可怜的党校校长啊,人家也许满怀着对首都的憧憬而来呢!哎,谁让你说有同学在财政部嘛!!!谁让中财属于财政部呢?否则西乌拉帕肯定会让你享受享受这舒服的硬板床的呀!西乌拉帕原本善良啊!


这个暑假开酒店让西乌拉帕足足赚了100元,这可是40份鸡腿啊!



9、接站牌的故事

还是那个没回家的暑假。去北京站拉客的过程中,西乌拉帕突发奇想去火车站出站口卖接站牌应当是一个天大的商机。被自己的意外创意(idea)所激动着,西乌拉帕连忙回校连夜赶制。结果大获全胜,这个暑假卖接站牌西乌拉帕挣了30多元。接着西乌拉帕把这段经历写成稿子发表在北京日报的第四版,标题就叫《西乌拉帕创京城新行当》,获稿费70元。意外的是文章居然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拿去全文转播,结果西乌拉帕一个高中同学从云南大学写信来说他深感骄傲!自己朋友的事迹上中央电台了!西乌拉帕苦笑不得!几天后,西乌拉帕写信给中央电台,强烈抗议他们这种未经允许就擅自播发西乌拉帕文章的行径,并提出巨额的精神及经济索赔。结局当然不了了之。




10、奖 品

西乌拉帕经常给《北京日报》写稿子赚稿费,豆腐块写多了,居然被评为优秀通讯员,报社的女编辑郑京湘女士电话通知西乌拉帕去报社领奖品。可把西乌拉帕高兴坏啦,北京日报可是咱首都的党报啊!首都的党报的奖品当然一定非常特别!西乌拉帕骑了2个小时车到北京日报社,汗流满面,郑编辑大大夸奖了西乌拉帕一番,说你是这次获奖的10人中的第一名啊!西乌拉帕感激万分,接着郑女士就到另外一个屋子里去拿奖品,好一阵都没有出来,西乌拉帕心想,这奖品恐怕很沉很大很不同凡向吧,正胡想呢,郑编辑出来了,手里拎着几件短袖的T恤,西乌拉帕心里一沉,但很快稳住情绪,心想,也行啊,可以穿新衣服给莉莉小姐看了,况且好几件呢!谁知编辑说,你随便挑一件吧,就这几种颜色了!!!!。。。。。。。。。。。但西乌拉帕依然很得意,骑着破车在长安街上一路高歌着飞奔回昭君庙来,他希望莉莉小姐恰好能够碰上他。。。。。。。




被评为所谓的中财十劫之后,奖品是某个瘟教授(闻潜)卖不出去的纸张发黄的鸟专著,书名就叫《宏观控制论》。结果被西乌拉帕转手卖给了破烂王,换了两个馒头钱!



11、深圳实习艳遇

在被评为所谓的中财十劫之第三劫之后不到一个月,西乌拉帕就借了钱独自南下深圳毕业实习。到深圳的第一天晚上,西乌拉帕安顿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被89级的老乡率领着去市中心的一个鸡窝------电影院门口-----参观林立如云的鸡婆。刚刚从最神圣最纯洁的伟大首都来到特区的同样纯洁的西乌拉帕同志哪见过这新鲜玩意?只见他围着不怎么纯洁的鸡婆转啊转,不怎么纯洁的鸡婆则跟着很纯洁的西乌拉帕转啊转,转了一圈又一圈,这时不怎么纯洁的鸡婆上来说,“先生,请我看电影好吗?”,纯洁的西乌拉帕哪里见过这等阵势啊?吓得魂飞魄散,狂笑着和校友一溜烟地逃跑了。


在蛇口荔枝公园,一个妓女上来问:先生,请问现在几点啦?西乌拉帕一看,她明明戴着手表嘛-----西乌拉帕也是赶紧逃跑了!

接着更多的时间是在高楼林立中四处求职,在大户室为深招港公司(0024)炒股,在市政府门口的草坪上睡觉,在南海酒店前面的海滩上晒太阳。。。。。。。。。西乌拉帕在深招港证券部的上司张涵先生后来成了基金普惠的基金经理兼副总经理,操盘30亿资金。同事张进先生则成了国信证券监事;在深万科实习时的上司、《万科周刊》主编林少洲先生后来于2000年初突然宣布辞去北京万科房地产总经理职务而震动京城房地产界。




12、暗恋莉莉的人



大学里,迫于生计,西乌拉帕只能在心里暗恋她!一直4年啊!当然,据西乌拉帕所知,暗恋她的人起码有4个,可见竞争激烈的程度,远比今日的彩电价格跳水还要厉害!可是大家最终都没有得逞,可惜呀,可惜!肥水流了外人田!尤其可惜老姚那喝白开水长出来的疙瘩肌肉,可惜了老略故意闹酒疯大诉衷情却真的醉倒在学一楼门口人事不醒。。。。。。




13、交谊舞博士



4年中财,西乌拉帕对交谊舞的追求可谓致死不渝!从大一就开始学,先后参加了三次培训班,跟着北京舞蹈艺术学校的那个跛脚老头学跳国标舞,西乌拉帕都学成了交谊舞博士了,可是始终没有学会!舞林高手老便教导西乌拉帕说,光学不练,等于鸭蛋!可是,西乌拉帕成天忙于赚钱糊口,哪里有空练呀!最可惜的是念“博士班”的那一次培训,刘德纯和西乌拉帕同班,结果博士结业的时候,老刘不仅舞技大长,而且俘获了一位山东妹妹的芳心!又温柔又苗条啊!可把这西乌拉帕给眼红的呀!!!西乌拉帕可真是惨透了,4年下来,舞没有学会不说,连妹妹也没有捞到一个!贴进去的培训费倒是不少!




结语:

就这样,四年的中财生活,西乌拉帕有三年半全部靠自己养活,在临近毕业的最后一个月都还在抄信封。西乌拉帕没有汇款单。西乌拉帕只有靠自己。大学毕业的时候西乌拉帕是多么欣喜啊,西乌拉帕终于做到了!谁又能够说西乌拉帕的大学生活不是很有意义很幸福呢?


-----------------------------------------------------

西乌拉帕

2000/9/9





【作者:伟姐姐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01:33:43 】





哈。。好看。再细节一点,再理性一点,再重点写写女人,就是卢梭的忏悔录了。接着写幸福的MBA?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01:33:48 】





其实不幸福,其实很苦涩,其实很辛酸,不是吗?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01:35:47 】



但若能够以微笑面对苦涩,就会给我们以信念和力量。







【作者:大陆痞子蔡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02:43:04 】



可惜没赶上动乱岁月





【作者:立峰基金网 电子邮件:欢迎光临立峰基金网www.hlf-funds.com 时间:2000.10.29 03:09:25 】





我在320,你在317,我知道你是谁了。我叫钟林上网看看。

说真的,当时我们班的318、319、320对你们投资班的举动,很恼火,熄灯了还不睡觉。

好象你们班奇才多多,金融系的就循规蹈矩多了。

看来你一点都没变,还是特立独行。







【作者:bulldog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04:11:59 】





怎么不写在皂君庙卖菜?





【作者:leeluck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09:38:29 】





纠正一个地名小错误:深圳的荔枝公园不在蛇口,在福田或者说在深圳图书馆附近,在蛇口的叫四海公园。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0:21:49 】





谢谢以上各位。



1、立峰: 凌晨03:09:25你居然来上网???我是2点不到就挺不住了,抽了好几公斤鸦片还是不行,只好下线睡觉。 不好意思,当时317打扰您了。可是我怎么老发现你们宿舍的人白天都在拖拉机呢?似乎课程要比我们轻松得多啊!


钟林现在何处?可否告之他的联系方式



2、bulldog 在皂君庙菜市场卖菜的记忆,我写不下去,那要再过10年,等我练就了铁石心肠,不动感情的时候,才能够写下去。相比之下,你们看到的上面的故事,都是最浪漫何乐观的,最充满阳光的,真正苦涩和辛酸的东西我实在写不下去。






【作者:leeluck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09:38:29 】





纠正一个地名小错误:深圳的荔枝公园不在蛇口,在福田或者说在深圳图书馆附近,在蛇口的叫四海公园。





【作者:皂君庙和尚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0:35:56 】





我在皂君庙菜市场卖菜的时候---------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辛酸记忆啊,还有,和老哥老弟到西单、到前门大栅栏沿街卖爬墙人……



主啊,如何让我忘记得了…….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0:37:26 】





谢谢leeluck,的确是蛇口四海公园,记忆错误。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0:44:24 】





6、 图书馆管理员

第一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正在为找工作犯难的西乌拉帕,偶然从高年级同乡那里得知,图书馆过刊阅览室需要一个管理员,每天晚上6点半到10点,每天1.5元,每月45元工资。这可是一个美差啊!


西乌拉帕想都没想就跑去找图书馆的领导。领导说,这不是谁都可以来做的工作,是专门为那些最需要的同学提供的勤工俭学的机会。西乌拉帕心想,还有谁比咱更需要呢?也许是西乌拉帕的急切心情表露出来的诚恳,也许是西乌拉帕本身看起来就太寒酸了,整个中财再也找不到比他更需要这份工作的人了!


所以,没费太多的周折,西乌拉帕就被获准从下学期开始来上班了。西乌拉帕那个高兴劲儿啦,怎么形容也不过分啊!

于是,从第二个学期开始,西乌拉帕就在图书馆过刊阅览室做管理员。管理员的工作其实非常的简单:每天准时开、关门,办理借阅验证,收拾桌椅。来这个阅览室的人大多是上自习的,真正借阅过刊的并不多,所以,西乌拉帕也乐得清闲,有大把时间看书。每天吃过晚饭,西乌拉帕总是非常准时的来到图书馆,走到三楼,
总会见到阅览室门口已经聚集了一群占座的积极分子。大家一见西乌拉帕的身影,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下来,西乌拉帕在众目睽睽之中,穿过人们自觉让出来的通道,来到门前,掏出钥匙,在大门打开的一刹那,西乌拉帕总有一中神气的感觉,仿佛是自己亲手打开了知识宝库的大门。


阅览室书架上的一排排装订整齐的学术刊物,对西乌拉帕简直就是宝物一般。作为图书管理员,他有绝对的自由想看什么就看什么,而且这样的阅读是有报酬的、衣食无忧的。西乌拉帕每天都沉浸在那书海之中,全然顾不上去欣赏阅览室里那些亲密的情侣或漂亮的妹妹;对西乌拉帕来说,这些书才是最宝贵最重要的。


此前西乌拉帕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有很多很多的书,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可是囊中羞涩的他,要买书实在是太奢侈了!而现在,这个梦想成了现实。过刊阅览室的期刊范围甚广,经济、政治、宗教、哲学。。。。。。,西乌拉帕体会到什么是如饥似渴了,想看什么看什么,有时同时打开两个合订本,交替着翻阅,这是一段多么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快乐阅读时光啊!正是这段无拘无束的散漫式的阅读,拓展了西乌拉帕的眼界和思路,让西乌拉帕在很久之后还倍感怀念。


西乌拉帕经常想,大约70年前,毛润之在北大图书馆打工;70年后,咱在中财图书馆打工。毛润之后来成了政治家,咱西乌拉帕将来没准也会成为经济学家或者金融家呢!想起这些,西乌拉帕就倍感自豪和荣幸。他感到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勤工俭学方式了!后来的事实也的确证明,西乌拉帕的这个工作,成了他大学四年打工生涯中最为高雅最具有知识含量最轻松的工作。这个工作持续了整整两个学期。让西乌拉帕度过了一年没有经济压力的快乐大学时光。












--------------------------------------------------------------------------------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0:47:24 】





7、 I have a dream-从右派变为左派

从右派变为左派,这是西乌拉帕在大学期间的一个美梦,可惜直到大学毕业,美梦都未能成真。

大二上学期结束的时候,西乌拉帕做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也告结束了。因为如此一个好工作,是不能让他一个人长期独占的,还有其他同学同样需要勤工俭学啊。西乌拉帕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过刊阅览室,心想好日子总有尽头啊!


可是没有了每月45元的打工收入,经济压力再次成为一个问题。事实上,自从西乌拉帕进入大学以来,经济压力一直是困扰着他的最大的压力。毕竟每天都要吃饭,还有一些集体活动也免不了要花钱,尽管西乌拉帕已经非常节省,但学校那点每月17。5元的助学金是远远不够的,好在大二开始就可以申请助学贷款,但助学贷款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申请,其次,贷款金额也非常的低,每个月只有15元,整个大学期间,西乌拉帕的贷款总额也只有750元。


刚入学的时候,他把希望寄托在努力学习争取奖学金上面,可是第一学期下来,西乌拉帕虽然成绩也算班级前五名了,但一等奖学金只有2个名额,奖金只有175元,西乌拉帕只评上了二等,金额只有125元。看来奖学金也是靠不住的。


所以,对于立志要自立念书、不要家里出钱(其实家里也实在拿不出钱来了!)的西乌拉帕来说,没有固定的汇款单,没有任何援助,如果不另外设法挣钱,肯定是难以维持学业的。


大学期间,除了和大家一样面临学习的压力之外,西乌拉帕还始终得承受一个更加具体和现实的经济压力,这种压力是那种开门七见事,样样都要钱的生活压力,他的大多数同龄人是难以体会到的。


这对于19岁的他而言,无疑是被逼入了生活的绝境,后面没有任何退路可言。好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西乌拉帕虽然压力很大,但从来没有害怕和伤心难过。其实这种压力,从小以来他就在一直感受着。




所以从小西乌拉帕就体会了金钱的重要。金钱对于他而言,实在是绝好的东西了!也许是环境的影响,西乌拉帕习惯了这种生活的压力,进京以后,他跟来自祖国各地的同学相比,也算是最艰难和拮据的了。首都的繁华更显出他的卑微、贫困,但西乌拉帕从不怨天尤人,他知道社会就是这样不平等的,现实就是如此。在陌生的北京,一个来自中国最底层的农村孩子,要想活下去、还要把书念完、念好,除了靠自己之外,实在谁都指望不上。




校园里有时也有一些所谓的生存训练,把人拉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身上不带钱,然后呆上10天半月,自己设法找饭吃找地方睡觉。这种所谓的生存训练,一旦推出往往都在校园里引起轰动。大家觉得这实在很刺激,甚至很浪漫。但对于西乌拉帕来说,这似乎一点都不浪漫,因为大学四年,他都得一直经历这种考验。是4年,1200多天,而不是半个月。




每天中午和晚上,站在食堂窗口买饭的时候,西乌拉帕总是一边排队,一边远远的就盯着写着菜谱的小黑板发愁。木须肉昨天已经吃过了,今天是吃还是鸡蛋白菜呢?还是醋溜白菜?这样的选择过程对西乌拉帕实在是一种折磨,更要命的是它每天都要折磨你两次啊!至于糖醋带鱼、烧鸡腿、排骨之类的贵族菜,对于西乌拉帕是只能每周一次的一种高级享受,实在馋得慌就稍微大方一次买一份红烧肉。




西乌拉帕盯着小黑板看菜谱的时候,其实他重点在看右边的价格,价格优先,其次才是内容。所以西乌拉帕曾经开玩笑说,TMD,自己都成右派了!这哪里是在点菜,分明是在点价格嘛!什么时候才能够当上左派啊?!从右派变为左派,这的确是西乌拉帕在大学期间的一个美梦。这个梦想,大学期间始终没有能够真正的实现。




记得1992年小平南巡时曾经讲过一句话,“要防止右,但关键是反左”,后来西乌拉帕就买了一件文化衫,胸前就印着这句名言,“要防止右,但关键是反左”,但西乌拉帕心里多么想做个
“左派”啊!一个可以只看菜名不看价格、想吃啥点啥的“左派”!那该是何种自由的境界!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0:49:13 】





10年后,西乌拉帕开始明白过来,并把世上的人分为三类:

1) 想抄信封而不得抄者,如家乡的父老乡亲,再如城市里拉车的民工;

2) 不想抄信封而不得不抄但尚有信封可抄者,如西乌拉帕之流;

3) 根本用不着抄信封自有人按时汇款者。

“人骑骏马我骑驴,仔细想来没脸皮;回头看见拉车汉,比上不足下有余!” 这是317宿舍的老略的口头禅。西乌拉帕心想,抄信封好歹也是文字工作啊!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写字的工作也算得上广义的读书吧?至少比拉车汉强啊!


所以,每次拎着沉甸甸的信封走在美丽的校园里,看着更加美丽而且浪漫的同龄人悠然漫步的时候,西乌拉帕心里尽管也酸酸的,但好在西乌拉帕对阿Q老前辈的精神胜利法掌握的十分的到家,所以并不怎么感到过分的难过。有熟人迎面看见了,热情而好奇的问:


西乌拉帕,手里拎的什么宝贝呀,那么沉?

西乌拉帕嘻嘻哈哈、支支捂捂的说,

“哦,是哪个什么啥来着!”

一边敷衍着,就一边擦肩走过去了。至于到底是“哪个什么啥”?,对方一直都没有搞清楚。当然,后来西乌拉帕也学乖了,找个大牛仔包,把信封背在背上,熟人一见,问:


“呵,西乌拉帕,背这么多东西,这是上哪玩去呀?” ,

“上课没意思,咱到华山散散心去,一块去吗?”西乌拉帕泰然回答。

“你小子真牛啊!我哪敢逃课啊”对方一脸佩服和羡慕神情。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0:54:20 】





说到逃课,也是西乌拉帕常干的事情。但他逃课是有选择性的,因为经常打工的缘故,本来看书学习的时间就比别人少,所以西乌拉帕对于重要的课程是非常认真的,在不挣钱的时候,你总能够在教室或者图书馆找到他。但对于哪些钦定的课程,比如什么《中国现代革命史》、《大学语文》、《政治经济学》,诸如此类的课程,西乌拉帕觉得与其在课堂里睡觉,还不如去抄信封挣一份鸡腿实在。


尤其是号称专业基础课程的《政治经济学》,实在让西乌拉帕笑掉大牙。商品的价格不就是供求关系决定的吗?可是有人偏要说什么是价值决定的。这个西乌拉帕就实在搞不懂。自己每抄一个信封可挣0.015元人民币,抄信封的人少的时候曾经涨到每抄一个信封0.025元人民币,那么难道是自己劳动的价值变化了吗?换言之,一个大学生劳动的价值就只值0.015元人民币?简直是狗屁理论嘛!这样的理论,不学也罢,或者越学越蠢!


10年之后,已经是中国证监会注册证券分析师的西乌拉帕,在分析股票价格的时候,更加感到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什么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全TMD瞎鸡巴胡说八道。在分析国有企业搞不好的原因时,西乌拉帕同志一针见血的指出,其重要原因就是几十年来我们对政治经济学学得太多,而对西方经济学学得太少。国有企业的老总们满脑子的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对供求决定价格的基本道理都不懂,非要人为的自己制定什么行业自律价来强迫消费者接受,这样的老总,怎么可能搞得好?


就跟高位套在118元的0008亿安科技股票上的股民硬要别人不低于他的成本价买进一样,政府和企业制定什么行业自律价、最低限价,都是荒唐之极的瞎闹!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0:56:16 】





毫无疑问,对西乌拉帕来说,抄信封的成果是十分丰硕的。每天临睡前,西乌拉帕都要清点一下当天的成果,反复将信封数两遍,然后在心中迅速而准确的将信封个数换算成人民币,然后欣慰的盘算着又可以多少天衣食无忧了,或者终于可以到北师大书店买回那一套期盼已久的《鲁迅文集》了!


10年以后的今天,当西乌拉帕在股市上动则盈亏上万元而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时候,或者请女孩子吃饭总拣高档餐厅摆阔的时候,回想当年抄信封的情景,西乌拉帕总要感到无比的惭愧,也许时代变化了,或者环境变化了,今天的西乌拉帕似乎已经出手阔绰了,可只有他心里明白,当初他挣钱可是以分为单位的啊!每次想起过去,现在大方花钱的西乌拉帕就觉得自己已经堕落了,惭愧啊!


在今天,还有谁挣钱是以人民币最小的单位“分”来积累的呢?抄一个信封可挣0.015元人民币。西乌拉帕经常提着沉重的一大捆抄好的信封走进中国国情研究中心,只能换回一两张非常微薄的人民币。但西乌拉帕就这样坚持着,重复着、忍耐着。整个大学期间,西乌拉帕抄的信封,少说也有近10万个啊!10万个信封堆积在一起,当是一座非常显眼的小山了,几乎可以将西乌拉帕淹没其中。正是这段抄信封的经历,锻炼了西乌拉帕的卓越耐心,并深深体会到挣钱之不易。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0:56:38 】





西乌拉帕看来,信封与金钱简直有着兄弟般的联体关系。大学毕业后,西乌拉帕先在一家银行从事信贷工作,经常作为“银行专家”参加各类贷款项目评估会。按照“惯例”,每次这样的评估会,参会的专家都会得到一个牛皮纸信封,信封里边则装着人民币200、400不等。信封分发完毕之后,项目也就顺利评估通过了。上千万元的银行贷款就这么批出去了。西乌拉帕经常想,这信封真他妈的值钱啊!比咱当年抄的信封值钱何止万万倍呢?!!!


最近,电视里在播放墨西哥发生议员贿选的录象镜头,贿赂的方式居然也是送信封。西乌拉帕看得眼睛都大了,原来信封装钱是世界惯例啊!再后来,西乌拉帕从银行辞职进了证券公司,第一次领年终奖的时候,老总把一个沉甸甸的信封递过来,西乌拉帕赶紧攥在手里,一掂量,沉甸甸的,厚厚的,那种感觉啊,实在让西乌拉帕兴奋不已!所以,西乌拉帕对信封是非常非常有感情啊!尽管如此,西乌拉帕还是时不时的要想起当年抄信封的价格来。那时,挣一分钱是多么不易啊!


抄信封的确是件知识含量甚低的工作,纯粹就是简单重复劳动,只要会写字的人都能够胜任。按说,西乌拉帕作为大学生,应该找一份体面的、更具有知识含量的高尚工作啊!西乌拉帕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在偌大的京城,西乌拉帕人生地不熟,抄信封是他最现实的选择,换言之,找工作的机会是如此之少,西乌拉帕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有信封可抄,对于西乌拉帕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喜讯了。有段时间,没有信封可抄,西乌拉帕心里就发慌,老是在想到哪里去挣钱。


所以,抄信封的确是他最现实的救命稻草了。这根稻草,西乌拉帕直到大学毕业前夕的最后一个月,都还紧攥不放。西乌拉帕心里知道,只要有信封抄,自己就一定能够胜利念完大学。每抄一个信封,自己离离贫穷就远了一步!离成功就近了一步!只要坚持抄下去,就一定能够实现自立读完大学的计划。这就是他最宏大而现实的目标。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1:00:45 】





自行车事件给西乌拉帕的另外一个启示,就是如果过分的追求金钱、不记手段和原则,可能使自己走上危险的道路。换言之,贫困,既可能激励人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但也可能使人“饥寒起盗心”。


所以贫穷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西乌拉帕曾经和一个家境富有的朋友讨论一个又意思的问题。西乌拉帕说,都说学财经的人容易犯错误,在你我之间,谁最可能犯事儿?



讨论的结论是,答案有两个,

1、 很有可能是我西乌拉帕,因为我穷,所以容易见财起意,走上不归路;

2、 也可能是兄台你,尽管你已经很富有,但你不知足啊,贪婪和欲望让你铤而走险。



后来,这位兄台干了一件空前绝后的事情,简直让“自行车事件”黯淡失色!从而让西乌拉帕无意之中的玩笑预言说中了。



话说这位某省会城市副市长的公子,居然复印学校洗澡堂的澡票,每张澡票以0。05元的正常价格卖给班上的同学。现在说来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可这是真的。



最不幸的要数咱全校的那个最漂亮和最有气质、最有明星前途的校花小姐,拿着这澡票去洗澡,大摇大摆地正要进澡堂呢,却被澡堂的老太婆慧眼识真金,给及时发现了,一气之下给告到学校去了。弄得班花好不尴尬和委屈!




事情发生后,所有同学要不是手里都有这种澡票可以见证,就是打死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大家既惊讶又好笑,这不是滑稽吗?

但西乌拉帕心里一点也笑不出来。他甚至非常能够理解那位副市长公子的荒唐之举。毕竟,在成长的年龄,我们什么荒唐的事情不可能做呢?有时,也许就是那么一念之差。无论他是乞丐还是富翁,都免不了要做愚蠢的事情。好在这样的荒唐事情发生在我们年轻的年龄,我们错了,没有关系,还来得及改正啊!吃一堑、长一智,每个人都不可能从不走一点弯路,是吧?关键是我们的社会和学校要以一种宽容、积极的心态来帮助年轻人有改错的机会,不要一棍子把人打死。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1:05:06 】





在大学校园里,小电器是非常普及的。随之而来的是对电器维修服务的巨大需求。一般来说,象单放机之类的小电器,一般社会上的家电维修部又觉得东西太小,要么不愿修,要么收费特贵,让腰包很小的学生望而却步。中财校园是最纯洁的校园了,除了学校团委独家开办的小卖部之外,再没有第二家商业性质的服务机构。




西乌拉帕看准了需求背后隐藏的巨大市场潜力,决定修电器。但西乌拉帕毕竟不会修呀,但这难不到伟大而聪明的西乌拉帕。他打听到中财附近的北京邮电学院有个学生服务中心,可以为学生修电器,因为是学雷锋性质的组织,所以只收取成本材料费和极低的维修费。




西乌拉帕找到了他的电器维修公司的运营方案,具体而言,西乌拉帕在中财做广告接货,然后那到北邮去修好之后,在拿回中财交给客户。西乌拉帕向中财客户收取的维修费,一般要比北邮高30%左右。这30%的差价,就是西乌拉帕的收入来源。按照今天的观点来看,西乌拉帕不过是在做资源配置的工作而已。




这个商业模式经过实践之后,很快得到了很快的发展和不断完善,西乌拉帕的生意越做越大,他已经不满足中财这个小市场了。在他的积极拓展之下,一条马路之隔的北方交大和人民大学都被相继成功开发出来,西乌拉帕在这些分店设了总代理,他自己每天的工作,则是奔波与这几个学校与北邮之间。生意蒸蒸日上,十分红火。西乌拉帕虽然算不上日进斗金,但经济窘迫的状况大大得到了舒缓。




从修电器这件事情上,西乌拉帕发现了自己的商业才能,孤立、分散的几种资源,经过西乌拉帕这么有机重组,就发挥了更大的效用,可谓皆大欢喜。看来,世间不是缺少商业机会,而是缺少发现啊!另一方面,推动西乌拉帕这么卖力去跑路的动力是什么呢?既不是组织命令,也不是觉悟太高,很简单,就是利益驱动。所以,在1998年中国股市资产重组成为热潮的时候,西乌拉帕就一针见血的指出,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必须要以市场为主导,那些有政府强制搞的“拉郎配”式的重组是违背市场规律的,注定要失败的。




当然,由于西乌拉帕中学是文科班出身,对物理学的自然不是那么的精深,至于那些真正掌握技术的北邮的维修师傅,由于也是学生,加之主要目的在学雷锋,所以无论在敬业精神还是技术水平都不是完美无缺的,所以难免要修坏客户的单放机,从而引起一些不小不大的麻烦。




尤其是随着市场范围的扩大,交货时间越来越紧迫,维修质量越来越走下坡路了,返修率越来越高。当然,毕竟大学生素质很高,只要返修能够解决问题,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但对于那些老是返修不好,或者不仅没有修好,反而修坏的情形,就实在让西乌拉帕感到头痛和尴尬。甚至为此差点惹出大祸。




有一次,人民大学的一个东芝随身听被返北邮那帮活雷锋给修坏了,机主大发雷霆,声称这机子是从日本带回来的原装货,价值上千元。这可把西乌拉帕给急坏了,如此昂贵的东西,西乌拉帕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呀,只好四处打听,终于在西单找到一家东芝电器的专门维修店,花了60元,总算把机器给修好了。西乌拉帕连夜只身赶往人民大学学生宿舍,舌战群雄,据理力争,终于不仅不赔,还收了机主80元维修费,西乌拉帕总算没有白跑;




还有一次,由于类似的原因,在北方交大惹出了事。西乌拉帕不得不深夜怀揣菜刀一把,悲壮而英勇的夜闯虎穴去面对怒气汹汹的客户,差点闹出命案来!



不是西乌拉帕同志好斗,实在是北方交大那帮小子单放机被修坏了,怒不可遏地不依不饶,传话过来说要给西乌拉帕放放血!



【作者:西乌拉帕 电子邮件: 时间:2000.10.29 11:06:36 】





那是个寒风凛冽的深秋夜晚,交大总代理方面派来报信的人找到了317宿舍,可当时西乌拉帕正在西食堂学跳舞呢!善良的老姚接到消息后,先把传话的人打发回去,自己一脸神色凝重的跑进西食堂的舞厅,嗬,食堂里足足有好几十号男女纵横成排,正在教练的口令下,


一、二、三,进

一、二 、三,退!

个子不高的西乌拉帕,也夹杂其中,煞有介事的进进退退呢!。



可把老姚给气坏了,心想,人家都要你的人头了,你小子还在这里逍遥啊!老姚冲上去,一把将西乌拉帕拽到食堂门外,告诉了西乌拉帕这个不幸的消息。



谁知道西乌拉帕毫不畏惧,说,让他威胁去吧,我的舞还没学会呢!说着就要往里走,老姚急了,拽住西乌拉帕,严正警告到:人家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我看你小子还是趁早想办法吧,要不先请假离开北京躲一段时间再说?!




西乌拉帕知道事情恐怕是真的严重了。二话没说,就跟老姚回了317宿舍,老姚还以为西乌拉帕真的要收拾行李躲避战火呢,哪想到西乌拉帕一进宿舍就一把将老略平时切猪大肠的菜刀抓来掖在怀里!只丢下一句话:我这就回来!!!


老姚傻楞楞的还没有回过神来,西乌拉帕已经摔门而去了!



这是西乌拉帕大学4年中最悲壮的一个夜晚。风高月黑,秋风狂吹。西乌拉帕怀揣菜刀,缩着脖子,跃身骑上他那辆铃铛不响全身响的自行车,向北方交大杀去。



经过女生宿舍学1楼的时候,西乌拉帕忍不住回头,深情地望了望319那雪白的窗口,心里说,莉莉啊,永别了!也许咱这一去就不回来了!您保重啊!莉莉。。。。。。



从中财到北方交大的路程不算远,不过几分钟的车程。但西乌拉帕仿佛在从一个世界走向另外一个世界一样。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走到这一步,为什么不会修电器的自己要去奔波?为什么就不能在暖气十足的图书馆看书或者躺在被窝里听CRI?为什么总是要做这种离奇古怪甚至危险的事?西乌拉帕不知道答案。他甚至为自己觉得冤屈。没错,近来维修质量越来越不好,返修率越来越高,可自己也不希望这样啊!自己并非故意要把你的随身听搞坏啊!你就不能宽容一点?大度一点?非要得理不饶人甚至扬言要放咱西乌拉帕的血?这不是逼我吗?谁愿意动不动就玩命耍刀弄枪的呢?




其实,西乌拉帕心里也有些害怕。不是害怕此去�

请写下您的评论





1. Elric 写于 2017-04-24 21:29:12
Peferct shot! Thanks for your post!
刘虎回复:
2.This Doc 写于 2017-04-16 10:53:17
This arlicte went ahead and made my day.
刘虎回复:
3.Sei que O SINTEAL é Dweezil 写于 2017-04-15 09:12:14
Sei que O SINTEAL é um sindicato de LUTA, acredito em Deus e na capacidade desse sindicato que terá o deerencminto,para emplacar a vitória. Não abaixe a cabeça diante o desse governo facista e cruel. HASTA LA VITORIA!
刘虎回复:
4.经历过苦难,才会形成良知 睡不着 写于 2004-12-22 00:00:00
经历过苦难,才会形成良知 可是你如何又做起了最没有良知的行业呢
刘虎回复:
5.看到文章,想起了我不久前的大学生活 迷失在沙漠中 写于 2004-12-08 00:00:00
想起了那苦苦的微笑,想起了现在的还在挣扎的生活!!
刘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