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首页 > 我的日记 > 北京某公司 - 1999年6月28日至1999年7月11日

北京某公司 - 1999年6月28日至1999年7月11日

写于:1999-06-28
当时我应聘工作的时候给近百家单位发了求职意向,很多单位都回了函,其中有些单位连房子都联系好了,问我什么时候去。可现在我已经在北京世纪铭公司上班了,而且公司待我如此热情、对我也非常信任,而且我也喜欢这家公司,对这份工作比较满意,所以我肯定是不能去这些公司了。我相继给这些公司发了e-mail,实话实说了自己的情况以及自己的想法,并请他们原谅。这些公司有广州三地,这是第一家给我回函的公司,它招的VC++工程师,待遇都没有问题,房子也联系好了,我觉得真是很过意不去,我想要是三地在北京的话我可能会毫不犹豫去的。还有是广州京九,这家公司同时要了我和智辉,但这家公司招的人太多了,要求也太低了,使我觉得可能去了也就做做VB,DELPHI之类的MIS开发,这我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广州中鸣,公司经理叫余阳,他好象对我非常重视,去了就要我独做一个MIS项目,可惜我对MIS系统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其次是北京箭利讯,还有深圳,上海等一些单位,我一一回复了,而且信的内容我认真考虑了很久,希望他们能够理解。

还有一家单位就是金山公司了,董波给我发了e-mail,董波是WPS2000开发组的核心成员,我其实也一直非常希望能够到金山公司去实现自己振兴民族软件的理想。但我还是有顾虑的。一是金山公司虽然炒得很火,但可能并不赚钱,工资不会很高;二是金山公司是个大公司,人才济济,我可能难有出头之日,也不会学到很多东西;三是金山公司工作地点在珠海,珠海不是我所向往的城市。所以当董波说我通过了初试,并马上会给我发一封复试试题时,我回了e-mail说了我已经在世纪铭这一情况。他马上回了信说希望以后多保持联系。有的意思的还有北京一家公司叫北京在线科技公司,他发了一封较长的e-mail给我,说他现在公司刚成立,准备做Internet方面的共享软件开发,但他现在公司一个人也没有,准备第一批招5个人,大家在一起创业,问我是不是有此意向,并问我是不是愿意。其实我是一个非常渴望传奇的人,何况我根本无后顾之忧,我是非常乐意几个人艰苦创业的。可是我已经在世纪铭了,既来之而安之,当然不能轻易言走。我给他也发了一封较长的e-mail,说了自己的情况,并说希望能够做个朋友。没想到信刚发了两个小时他就回信了,说希望经常保持联系,并且感到非常遗憾。


6月28日上午酆总给我们两人布置了工作,智辉做视频压缩那一块,我做视频传输这一块,都要求做成DLL库的形式,但没有要求我们时间,要我们边熟悉环境,查查资料边做。酆总说视频那一块算法都有了,只要做成DLL库形式就可以了,而我这一块没有什么基础,要求就是两台机器之间用MODEM拨号实现数据传送。


在苏博泰克的时候通过上网聊天认识了一位网友:cherry(小樱桃),她在汕头,今年21岁。她叫我老虎哥哥,因为我们在聊天的时候她问我多少岁,我说我26。她来信来的比较勤,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来一封,有个小妹妹感觉确实不错,我常常在信中以哥哥的口吻给她忠告,过过当哥哥的瘾。她说她是搞美术设计的,觉得现在的这个单位不好,她准备跳槽,但后来又好象有了变故,走不成了。还有一个网友叫菱子,还在读高中,也叫我老虎哥哥,不过通信不是很勤。


<还珠格格续集>已经在北京电视台开播了,可惜我看不上电视,不过这没有关系,在<文学殿堂>的网站上有连载,每天刊登一章或者两章,我就每天上网的时候下载下来看看,几乎是成为一种习惯了,要是哪天正好没有连载,都会觉得特别不舒服。续集有一百万字,比第一部要庞大多了,讲的是尔康、永琪、紫徵、小燕子她们帮助香妃逃走,皇上要杀他们,他们只得亡命天涯,一路上他们历尽千辛万苦,彼此感情更加深了许多,而小燕子还认了一个哥哥叫萧剑,而金锁嫁给了柳青。最后皇上饶恕了他们,他们终于成大喜。琼瑶的小说很多,我也读过几部,但只有这部我觉得:非常不错!


公司不过十来个人,罗总、酆总、颜总,然后是开发人员四个,我和智辉,再加上杨巍和曾轲。还有罗亮、彦菡,行政文秘是王萍,会计姓彭,就没有了。杨巍和曾轲是今年毕业,我们两个还算是比较有经验的了。罗总就是我们湖南人,酆总是湖北人,其他的人则来自北京、南京、天津、兰州等地方,总是天南地北,无所不包。杨巍是首都经贸大学的,其实他也不是学的计算机,但对计算机也比较喜欢,所以就来了。他这人非常热情,对人很好。还特定带我们去中关村买碟和书,某天晚上还带了个大西瓜,跑到我们住的地方和我们聊天,结果一聊就不可收拾,不知不觉一看表,就已是十一点半了。


7月3日我们在杨巍的带领下到中关村去买碟,早叫听说了中关村里买盗版碟的很多报道,说如何如何,那样那样。我们决定亲自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中关村里异常热闹,电脑铺子一家挨一家,不过规模都不是很大。我们单车还没停稳,就已经有三四个人凑过来问我们要不是软件、游戏、CD。杨巍说你只要在中关村里逛一圈,绝对会有无数的人这样问你。我们决定先买碟,然后去买书,最后再在中关村看看DIY的行情。我们和一个中年妇女搭起了腔,她带我们去她放碟的地方,先是走了很远,然后拐进一个小巷子里,再七弯八转,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很破烂的小平房前停住,打开一扇门,走过一个非常黑暗的过道,然后是一个非常狭小的院子,她又打开一个类似于厕所的房子,里面阴暗潮湿,杂七杂八的东西堆满了屋子的每个角落。她打开一个米缸的盖子,拿出一个盒子来,里面就是盗版碟,看来北京的盗版市场确实抓得紧,这有点象是白色时期的地下党活动了。我们看了看碟,其实和长沙的实在是没有什么区别,而且比长沙的品种少多了,更没有长沙的那么方便了,在长沙,如果你看中了一张碟,可能先在店里的机子上看看,装一装。我们随便看了看,买了一本<帝国时代>,还买一套<听霸>的光盘。


然后,我们到了海淀图书城,其实海淀图书城是一条步行街,街的旁边基本上都是书店,人也很多。我们到处逛了逛,这里的电脑书店确实比长沙的那丰富一些,不过适合我们的书还是比较少。我们现在已经不需要一些很普通的书了,我们需要的都是一些讲得较深,较偏的书,但这类书几乎看不到,最后终于在一个大书店里发现了两本关于VC++专题编程的书,我一看觉得非常有用,就买下来了。


最后我们到了中关村的一个电脑配件市场,里面就象长沙的电脑城一般,不过这里面更有点象菜市场,每个摊位非常小,可能仅能站一两个人,里面堆满了各种电脑配件,杨巍说北京人管这叫炼摊。我们在市场里到处转了一转,发现这里的配件价格确实还便宜,一个光驱不过270,一个10G的硬盘不过1200,这在长沙是买不到的。我初步估计了一下,买台赛扬333、光驱,64M内存,10G硬盘,15寸彩显,还带音箱与声卡的电脑不过4300元左右。看来我跟弟弟买台电脑的想法应该还是比较容易实现的。


7月5日,酆工召集我、智辉、杨巍、曾轲开会,我们五个人就是开发视频监控的全班人马了,酆工分了一下工,智辉仍负责视频压缩部分、我仍负责视频传输部分、杨巍、曾轲则一起负责界面设计。酆工说必须在7月中旬拿一个演示出来,而我这一部分是最重要的。


7月5日终于收到了胡浩与黄昀的来信,写得风趣极了,笑得我要死,他们说他们现在可惨了,网也不能上了,何博士还没回,想走也走不了。我给他们回了信,也不知道他们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认真写我的程序,因为我的这部分是最重要的,绝对不能拖后腿。我采用TAPI的方法,并且从网上下载了大量的文章,还下载了一些示例代码,终于在7月9日左右基本实现了建立链接功能,并能够传输二进制数据,速率在每秒8K左右。不过还需要更加努力,增加功能并提高性能。


7月8日是周四,下午公司组织了一次活动,据颜总说以后公司每周四都会搞一次活动,内容有体育锻炼、郊游、会餐什么的,以增强公司的凝聚力。我觉得这种氛围非常不错,我很喜欢。我们活动的地点在北京体育师范学院体育馆,打网球、乒乓球以及羽毛球。我打的是网球,这还是我第一次打网球,以前我还以为打网球非常容易,不过就是一个球拍来拍去吗,结果一试才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那球的冲力非常大,非常难掌握。你看到球就向你飞来,可当你举起拍子,球早已飞过了你的头顶。我是和曾轲、智辉、颜总一起打的。除了曾轲玩过几次,我们都是第一次,结果前二十分钟我们所有人除了发球,根本就碰不到球的影子。后来才慢慢的打到了点感觉,但要是能接过去就算是非常不错了,还常常打偏、打高。等四十分钟下来,我们早已是汗流浃背,没等时间用完就收了工。(实在是支持不下去了),打完网球,我还打了会儿乒乓球,好久没有打了,真是想念打乒乓球的感觉。


玩得尽兴后,我们在健翔桥附近的三苏大酒楼会了餐,这里的菜是川菜,味道非常不错,我们边听饭,喝着扎啤,听酆总、颜总谈他们的小时候吃的苦以及公司创业的经历。酆总说他小时候非常苦,从读小学起就从来没有书,也课桌都没有。父亲被打成右派,下放农村,一家六兄弟,非常困难。但他就是因为环境苦,所以非常用功,后来上了高一就考上了科大少年班,当时湖北就他一个人考上了。然后是读博士,再出来创业,创办龙马。从三十万,八个人,结果不到三年到了三千多万,成了东方龙马。当时创业的几个骨干都有了自己的车子、房子,都成了百万富翁。我们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我觉得酆总这个人确实是干实事的人,我很欣赏。我想,只要大家团结,为什么就不能在两三年内也创造一个奇迹呢?

请写下您的评论





1.5yziaqam asBomvrg4p8 写于 2016-06-01 04:11:18
cleocin gel motrin propranolol visit website bupropion zyban prednisolone
刘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