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首页 > 我的日记 > 长沙某机关 - 1999年2月9日至14日

长沙某机关 - 1999年2月9日至14日

写于:1999-02-09
2月9日 周二


年终发的钱主任终于还是拍板了, 上午他突然来办公室, 要小辉造个表给他, 大约一千元吧. 我已经是无话可说了, 还能说什么呢? 越想越为自己不值, 自己应该说还算有点本事, 到外边去至少三四千一个月, 为什么要在这里固守着这几百块的工资, 还得受这样那样的气? 一千元, 我算了一下, 今年肯定是要给家里钱了, 看来也只能给四百, 村里的小学正在建新教学楼, 上次回去还收到了要求捐款的函, 看来过年的时候是肯定躲不过了, 肯怕至少也得两百. 这一千元看来年是没法过了.



2月10日 周三



上午主任拿着一份合同草稿要我们签, 上面说签约一年, 月薪500, 还说如一方违约的话另一方有权要求赔偿, 看样子还不容我们有考虑的余地, 要我们马上签. 我们就说我们两个要商量一下, 他说为什么? 我们干脆就和他说了, 我们说500元工资肯定太少了, 我们会过不下去, 我们历数了我们的困难, 我们还说要求经济赔偿太抽象了, 而且照合同上所说, 只有我们才有违约的可能.



我觉得我们主任真是太会想了,他明知我们在外边三四千一个月根本没问题,他却异想天开, 只开五百想让我们给他干, 而且还必须得干一年, 还用什么经济赔偿要胁, 更痛恨的是, 我们了解到他向财政报的我们的工资是每月600, 他竟然还要在我们的工资里截留一百!!!!!!



他见我们这样说,马上换了一个姿态, 说了一堆我们的好话, 说中心也有困难之类的话, 最后说不管怎样你们得无条件给我再干一年, 就算是帮助也好, 要我们再考虑考虑, 也去跟书记说说.



我们认真讨论了一下, 越讨论越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最后简直成了声讨大会, 我们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在工资上争它一争, 我们不能甘为别人案头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连声都不敢吭一声! 我们绝不能这样窝囊.



晚上信息中心吃团年饭, 我喝了两杯酒, 很不舒服, 回来就睡了.



2月11日 周四



中心已经几乎没有人上班了, 因为来了也没有事做, 而我们正好相反, 我们是不来没做事做, 上午学英语, 中午去定王台书市和图书城逛了逛, 想买本<<大学英语>>的教材, 可跑遍了也没看见有买, 累得要死.



2月12日 周五



不知为什么, 主任没拿合同来让我们签了, 可能是太忙了吧, 我们还准备在工资上与他争一争呢, 我想如果要签合同来约束我们, 至少也得八百一月, 否则干脆别签合同, 要走也自由些.



中午与智辉一起去黄兴路逛街, 过年了, 我们想每人买一件西服, 过年再不买衣服, 也就没有机会了, 可我们逛了一中午也没发现有什么中意的, 人倒是累得要命, 下午在单位上什么事也不想做, 就玩<<扫雷>>, 晚上吃了晚饭, 又去黄兴路买衣服, 我们看中了一个摊子上的一套西服, 老板开价480元, 我们两个试了, 觉得还满意, 然后就砍价, 我们开价150元, 那个老板是个三四十岁的妇人, 嘴巴子厉害得不得了, 作赔了大本状, 说480元如何如何, 怎样怎样, 那套衣服又如何如何, 怎样怎样, 滔滔不绝眉飞色舞, 但我们就是不松口, 她从480一路降到450,380,320, 最后我们佯装要走, 她又把我们叫回来说再也别说了, 一口价228, 我们说给你买两套, 你再便宜点, 最后是给她买了两套, 每人再搭根开价68元的领带, 算400元.



2月13日 周六



下午洗了个澡, 本想下午回去的, 冬瓜来了, 智辉下午想去开福寺求神茶, 冬瓜就一把拖住我要我也去, 我想反正回家也没有意思, 就一起去了.



开福寺人不算多, 我们在里面这里瞅瞅, 那里看看, 很多尼姑, 可我看上去好象和外面的人没什么区别, 也在聊天, 也开玩笑, 而且大部分的还很年轻, 真是搞不懂出家到底有什么好? 我买了四包神茶 一块钱一包, 看来寺庙也在抓收入, 一个护身符要20, 求个签要3块, 门票也涨到了4块, 最令我们惊讶的是我们在一间房子里看到了寺规, 原来尼姑也有工资, 违反寺规也要扣工资, 而且来出家的人必须考察, 半年至一年方可剃度, 着实有意思.



2月14日 周日



上午回了家, 吃晚饭的时候我跟爸爸说了我想去广州, 深圳打工的想法, 其实走不走以及到那儿去我根本没有想, 只是想让家里有个心理准备, 毕业这么久了, 我是越来越感受到了钱的重要了, 虽然我并不想要太多的钱, 可事业, 爱情, 尊严等等, 又有哪一样不是以钱为靠山的呢? 在机关里干, 工作几十年, 虚度年华, 才有套房子, 还得绞尽脑汁去应付人情世故, 必须使自己八面玲珑, 看别人眼色行事, 没有房子, 何来幸福美满的生活?! 每天平淡无奇, 今天永远知道明天的事, 活得如淡水般, 何来充实的人生?! 带着假面具, 活着虚伪, 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的一生是成功的?! 连个真正的自己都做不了, 我痛恨这种生活, 我渴望的是创新的生活, 是充满竞争, 靠能力说话, 没有走后门, 没有靠山的生活, 活就活得真实, 不管成功与失败!

请写下您的评论





1.This is just the Billybob 写于 2017-04-16 10:53:48
This is just the peefrct answer for all of us
刘虎回复:
2.TELETEXT was only re Dollie 写于 2017-04-15 09:10:22
TELETEXT was only registered after a struggle; it took four years. It was allowed on the basis of evidence of acquired dieesnctivtnssi. I still consider it a generic term.However if the UK Registry refuses an application on the basis that a word is a well known term in common use an OHIM examiner whose mother tongue is not English may allow it. I know examples.
刘虎回复:
3.nw3esozb asBomwf2nsj 写于 2016-05-30 12:07:43
cialis clonidine hcl ampicillin prednisone 10mg click torsemide online prednisone
刘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