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首页 > 我的日记 > 长沙某机关 - 1999年2月22日至28日

长沙某机关 - 1999年2月22日至28日

写于:1999-02-22
2月22日 周一

大年初四是颖陀的生日, 今天她请史小猪, 李清与我们两个去康熙饺子馆吃饺子, 然后请我们去电影院看新上影的美国卡通大片<<花木兰>>, 其实早就听说<<花木兰>>了, 看完出来, 我们共同的感觉就是: 太精彩了, 那画面, 音响效果, 人物造形, 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做得太完美, 太宏大了, 其实故事情节特别简单, 但一旦融合了声音, 画面效果进去, 那种感觉就格外不同.


2月23日 周二


今天第一天上班, 玩了一天的游戏, 叫做<<七年战争>>, 是韩国出的一个类似于<<帝国时代>>的即时战略游戏, 但比较而言, 它更具中国文化味, 非常不错.


今天看来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的, 主任慷慨大方地说给我们每人100元作开门红包, 莫非…


弟弟来了, 他说妈妈和大姨明天会来长沙, 我向颖陀借了台相机, 我准备明天先去烈士公园转转, 晚上陪妈妈去看<<坦泰尼克号>>, 后天就去岳麓山看看, 妈妈一年才来一次, 得认真对待.


2月24日 周三


因为妈妈与大姨今天会来, 我没有去上班, 要智辉帮我掩饰一下, 妈妈与大姨中午来的, 吃完中饭大队人马(包括几个表姐, 表姐夫, 表哥)浩浩荡荡去双姐那儿拜年, 双姐与小云哥好象快结婚了.


晚上回宿舍, 智辉说今天书记和办公室主任来找谈话了, 足足两个钟头, 当然无非是些陈词滥调, 就是工资不能涨, 没商量的余地, 书记还无意之中说只有500, 要得就干, 不行就走人, 我们谈论了很久, 越谈越觉得这口气难以下咽, 好象我们除了这儿没地方可去? 好象是我们在求他们留下我们? 我们临时决定明天上午打电话向一些公司了解一下, 如果万不得已, 我们就干脆BYEBYE得了.


2月25日 周四


上午我们与一些软件公司联系, 但有的还没上班, 有的打不通, 创智打得通, 说让我们去填张表再说, 我又打了一次16890918, 高程分数线终于出来了, 意料之中, 我过了, 我上午是59, 下午是57, 分数线上上午下午都是48, 这样一来智辉就没过, 因为他下午是41分.


我们在走与不走之间又动摇了, 虽然我们有实力, 但我们缺乏最重要的东西: 本科文凭, 而且我们现在走, 显然太仓促, 很多事情会扯不清, 也来不及, 我们又商量了很久, 最近还是决定先签这个协议, 但我们时机成熟还是走人, 这协议管不到我们.


上午我们两个去了主任室, 书记主任找我们谈话, 讲了个把钟头, 什么都讲到了, 当然我们是一句也没听进, 毕业这么久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 自然我们也变现实多了.


晚上在健哥在吃晚饭, 妈妈, 大姨一大帮人去了.


2月26日 周五


中午,妈妈, 大姨, 静姐来我这儿看了看, 下午弟弟去了学校.


上午我们去签了协议, 我觉得这协议也无所谓了, 我们要走又会怎么样呢?


2月27日 周六


晚上与小英姐, 妈妈, 大姨去了电影城看了<<泰坦尼克号>>, 感觉还不错.


2月28日 周日


妈妈, 大姨今天回家了.


听智辉说昨天周恩从郴州打电话来找我, 不过没什么事情, 好久没有联系昔日的初中同学了.

请写下您的评论





1.I will be putting th Frenchie 写于 2017-04-24 21:28:39
I will be putting this daznzilg insight to good use in no time.
刘虎回复:
2.Call me wind because River 写于 2017-04-16 10:53:05
Call me wind because I am abeluotsly blown away.
刘虎回复:
3.I waentd to spend a Lucinda 写于 2017-04-15 06:03:30
I waentd to spend a minute to thank you for this.
刘虎回复:
4.h9xlj3og asBomowo6kj 写于 2016-10-12 18:44:46
cephalexin where to buy doxycycline buy tretinoin cream online cephalexin tadalafil trazodone hydrochloride 100 mg
刘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