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首页 > 我的日记 > 长沙某机关 - 1999年3月1日至13日

长沙某机关 - 1999年3月1日至13日

写于:1999-03-01
3月1日 周一

认真学了一天的英语,感觉还不错.


下午的时候,谢新春打电话过来,劈头就称呼我一块五的(中专时我常和谢新春一起去看录相, 那时是一块五的票, 每次去看录相就说: 走, 我们去一块五, 以后干脆我们就这样称呼对方). 他说明天是你生日, 祝你生日快乐, 我听了十分感动并惭愧不已,因为他哪天生日我都不知道.


晚上穷极无聊,打电话跟洁宝聊天, 相互感叹了一番, 说着说着, 她问我什么时候生日? 我说明天, 她说懒得跟你讲(她以为我骗她, 而实际上我没骗她, 但我的口气象是在开玩笑). 我说骗你我就是XX(某种动物), 她才相信, 说明天过来给我祝贺生日.


3月2日 周二


我的生日其实是农历元月廿一的,但我16岁第一次过生日的那年正好是阳历3月2日,如果干脆把3月2日定成了我的生日,今天我就是21岁了,我本想平平淡淡的度过这一天,就象平常的每一天一样, 但令我感动的是, 有很多还是记得我的生日来向我祝贺.


中午,李清来了,因为今天也是元宵节,她还带来了元宵,也给我带来了生日礼物: 一个会打鼾的睡熊,特别可爱. 爱宝和熊华中午也来了, 也给我送了礼物, 傍晚, 彦子来了, 她前天回的长沙, 还要过几天才去北京, 颖陀说也会来, 下班出大门口就遇上了洁宝, 手里还提着个生日蛋糕, 智辉的两个同学正好也来了, 静姐也带着她男朋友正好过来玩, 这下热闹极了.


洁宝带来了她去西双版纳的照片,我一边看, 一边听她滔滔不绝的讲旅途的所见所闻, 小辉就在厨房里忙碌着, 这着实让我过意不去, 因为人太多, 我们向傅姐借了个大圆桌与几张椅子, 吃完饭,摆上蛋糕, 点上蜡烛, 唱生日歌, 许愿….


完了静姐提议玩个游戏, 每人轮流报数, 从1开始, 当是7的倍数时, 那人就得拍一下桌子, 如果是7的倍数你没拍, 或者不是7的倍数你拍了桌子, 就要受罚,我们先是罚吃菠萝, 玩得激烈极了, 彦子连吃了两块, 我更是连连筐瓢, 吃了4块, 酸得牙痛, 菠萝吃完了, 就把惩罚手段改成在脸上涂奶油, 这下大家变得异常紧张, 但仍是筐瓢不断…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3月7日 周日


晚上与小青一起去听了堂四级的辅导课,这次我和小辉都报了四级的考试,但总觉得只靠自己自学太难了点,小青在八一路那儿报了一个英语学校的辅导班, 说根本没人查听课证, 要我也一起去听, 一去果然是这样, 不过由于没有教材, 根本什么也听不懂, 看来得想法弄本教材才行. 四级的学习得抓紧了, 时间不多了.


3月8日 周一


上午与唐工一起, 智辉将平台上的财产, 帐本都交割清楚了(自从陈章走了后, 小辉就兼了好几个月平台的出纳, 程序员做出纳, 估计这种情况还比较少见). 下午去了科委, 因为上午科委打电话来要我去科委拿张表回来填, 盖上单位公章, 准备办高程证书.


下午本来说要搬办公室的(我和小辉原来属于平台筹建处, 这是一个临时部门, 过年上来决定把我们两个转到计算机通讯科, 我们得把我们的东西全搬到计通科去), 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提起, 就干脆去定王台买了本四级的习题集还有磁带回来.


晚上智辉去奇正上课, 我仍然还是带以前的那个过级班, 智辉原来的那个班已经结业了, 他又新接了一个WIN95和OFFICE的班, 我已经不是很想去了, 太累了, 浪费时间, 而且工资也低.


3月9日 周二


天下起了雨, 虽不大却也烦人, 上午搬办公室, 先一起去了八楼计通科探讨如何安置我们, 其实我无所谓, 只要有个比较好的学习环境就行了, 搬家累得够呛, 越搬越气, 我是高级程序员, 却在这里每个月拿着500块做苦力,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 忍住, 反正这种日子不长了.


3月11日 周四


上午计通科开了个会, 唐工滔滔不绝的讲了几点, 主要是我们的将来会如何, 现在应该怎样? 这样的计划我已经听过很多了, 以前每次听都心潮澎湃, 立志一起大干一场, 但时过境迁, 此时非彼时了, 我也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了, 毕竟已两年了, 我的想法也改变了无数次了, 目标也都不同了, 我的真正兴趣所在是软件开发, 我的理想是做真正的程序员, 但显然在这里无法实现, 唐工说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要为部办委局搞好服务, 例如培训什么的, 其次才是项目开发. 我已经不求什么了, 只求空余时间能够多一点, 我能够认真学点东西.


3月13日 周六


以前我们周末和晚上都是在办公室里度过的, 搞学习, 学英语, 写程序. 但现在搬到计通科唐工不批准我们周末去办公室了, 这样的日子我都有点无所适从了, 智辉被沈老师叫去了, 因为沈老师要买台电脑, 叫智辉去参谋把关. 我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 浑身不舒服, 脑子昏沉沉的, 想了很多地方, 但还是无处可去, 想找人来聊也没有, 就闲逛到新华书店去看书, 中午勉强说了个盒饭,实在是没有味口,下午就出去漫无目的的溜哒.


终于熬到了傍晚,小邓打电话过来, 说她来长沙了, 想要我和智辉两个晚上陪她去北大桥放风筝, 要是在以前, 此等无理要求我肯定会断然拒绝, 但今天实在是太无聊了, 我要她过来吃晚饭, 然后一块去.


晚上与智辉, 小邓一起去北大桥, 但风不大, 并且我们买的也是一个十分一般的风筝, 结果可想而知, 左放右放就是放不起来, 抓腾了半天才算勉强飞了过来, 但随时都有要坠落的迹象, 风吹来十分舒服, 我和智辉开始聊起来了将来怎么办? 我们都各自谈了自己的想法, 我的想法是现在就去别的公司打工, 照样能学习, 而且工资高, 并且能使我们受到比较正规的软件开发训练, 等到拿到本科文凭, 八九月份就去沿海. 智辉的意思则是先干到自考结束, 然后再南下. 最后我们决定: 反正我们有真本事, 先去一些软件公司试试, 不管怎么样, 先看看再说, 我并不强求马上就走.


放完风筝已是十点有余, 我们送小邓回她姐姐那儿, 一路上我们高声谈笑, 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心里特别舒畅.

请写下您的评论





1.Always the best cont Hippie 写于 2017-04-24 21:28:36
Always the best content from these prooigidus writers.
刘虎回复:
2.One or two to remebm Heaven 写于 2017-04-15 05:43:27
One or two to remebmer, that is.
刘虎回复:
3.p90v0ja7 asBomz4qkna 写于 2016-05-26 12:57:23
phenergan buy effexor xr sildalis torsemide viagra price per pill methotrexate
刘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