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首页 > 我的日记 > 长沙某机关 - 1999年4月5日至11日

长沙某机关 - 1999年4月5日至11日

写于:1999-04-05
4月5日 周一

A公司的第三天上班,机器仍然没有搞定,我找这个找那个,可就是解决不了,谁也不负责,我想找沈老师帮我拷一块,可沈老师一天没来,我就这样一直坐了大半天,光看书不上机我实在是看不进去,下午我偷偷溜了回来,反正也没人理我,我走了绝对不会有任何人过问,任何人注意,我还不如回来上机.


4月6日 周二


A公司的第四天上班,我跑到公司,发现都不见了,一问才知道电脑公司搬去修了,总算是有点希望了,罗工上午还跑来问我情况,罗这人确实干脆,说一不二,我很欣赏这种人.


既然没有机子,就看书,结果是一天都没来,我这人是一天不碰键盘手就痒的人,下午坐我旁边的那位我至今还叫不出名字的同事要我在旁边一台空机子上面先玩玩,上面没发现VB,却意外的发现了唐师僧的小说<<我钻进了金字塔>>,便看那小说.


下午回中心,小辉说苏博泰克与国讯都来消息了,但国讯只通知要我去上班,没有通知小辉,而苏博泰克说已录用了我们,要我们明天上午去谈一下.


晚上我没有象前几天一样复习VB,而是玩了一晚上的<<帝国时代>>,我决定不去A公司了,去苏博泰克与国讯, 这一段时间好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这是没有任何压力的轻松.


4月7日 周三


上午我去A公司向罗工请了一天假,然后与小辉一起去苏博泰克,人事部经理接待了我们,说已经录用我们,试用期两个月,房子自己解决,公司每月补贴80元,问我们什么时候能来上班,我们约了大概4月15,那位经理还对我的打字速度持怀疑态度,因为我在我的材料上写我中文速度180字/分钟.问了我一大堆问题,我说如果您不信我可以当面试试,蛮有意思的.


出来我给国讯打了个电话,对方说已经录用了我,只是问我去不去,如果去就给我安排位置,但她说大概5月1日左右才能正式上班.


4月8日 周四


按照我们的计划,本来准备今天把档案放到省人才交流中心的,然后下周一递交辞职报告,结果不遂人愿,我打电话到高开区人事处,对方硬是不同意我们调走材料,说放在这儿和放在省中心是一样的,我讲尽了理由他就是不肯,还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如何做人"的课,气得我们差点吐血.我们档案放在哪儿是我们的事,真是想不通!


没有办法,我们主要怕提出辞职主任不肯放,如果我们把档案放到省人才我们也就没有后顾之忧,这一下我们得考虑一下不顾一切走的后果了,最后我们左想右想决定越早提出辞职越好,缓冲空间大,碰到各种意外的事情也好有时候对付,下午我们把早就已经拟好的辞职报告再仔细推敲了一番,打印了两份,正好下午唐工在一旁装机器,我们就鼓起勇气先向唐工说了,意料之外的是唐工竟无丝毫诧异,他淡淡一笑,说:"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 然后和我们聊了很久,唐工推心置腹的谈了很多,还谈了对我们的建议,自己的想法.我们听了非常感动,我们也谈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说不想在这儿干是因为待遇太低,而且也确实想到外边去闯闯,证实一下自己的实力,外边的环境好,空间大.唐工没说什么不肯的话,也没劝我们,其实我想很多事情大家都很明白的.


我们跟主任打了个CALL机,主任问什么事? 小辉接的,说我们想辞职,听小辉说主任好象是淡淡一笑(估计他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只是时间的问题),他说明天上午再说吧.我们忐忑不安的心也总算平静了下来,怕什么呢?反正是要面对的!


4月9日 周五


上午我们向主任正式提了辞职报告,书记也在场,主任自然是极力挽留我们,说我们的困难他也很理解,希望能找个妥善的办法来解决,我们谈了我们的想法: 薪水还是次要的,主要是我们在中心没有给同事们留下好印象,二是我们也确实想到外边去锻炼一番.书记也说了很多,还用自己的经历来现身说法, 最后说如果我们考虑成熟了,确实想走,中心也能表示理解. 主任显然对书记的言辞不是很满意,因为他很想留我们,但书记这番话显然并没有多大的意思想留我们, 主任说中心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六月份有大批设备要来,急需人手,而要到外边去招象你们这样水平的人才又实在困难,要我们再好好考虑,好好想想.


谈话完毕,接着在计通科开了个会议,主任和书记都来了,主要是研究九九年工作思路,我们也参加了,主任又把中心的"光辉前景"描述了一遍,言辞之意自然是希望我们能够看到将来, 当然我们自然不会把这个放在心上,因为我们并非中心正式编制,中心有前途又关我们什么事呢? 工资如此之低, 而且还不能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我实在是找不到半点留下来的理由.


下午我们再次找了主任,我说我们已经考虑很久,也考虑成熟了,然后把我们的困难及具体想法再重申了一遍,主任也许是看我们态度坚决,说他也知道中心这样的情况确实是留不住你们,再说留住你们的人留不住你们的心也是假的,但他现在确实是需要人,你们无论如何也要搞到十月份再走.


我们自然不会同意,因为十月份再走机会也就丧失了,再说我们实在是没有这个义务再干六个月的廉价工.下午我和小辉与唐工又推心置腹的聊天,聊得很愉快,我们也是有什么说什么,我们详细说了对中心的看法,对自己将来的设计,最后归结一点: 无论从我们的待遇,理想,还是性格来说,我们待在机关里都是不合适的,走是最好的办法.


4月10日 周六


听了一天的<<哲学>>串讲,累得要命,晚上去颖陀家里上了一下网,结果有一封湛江数据局管理员发来的e-mail,说看了我的主页觉得不错,想推荐我去参加一个网页设计大赛,问我是否同意,如果同意的话将个人资料寄过去,我马上回信说我十分乐意.


4月11日 周日


今天与小辉累了一天: 租房子, 因为这次走肯定不能住在机关提供的宿舍里了,在望月湖我们看中了两套房子,都是两室一厅,环境还不错,三百五一个月,但我们还是决定先看看再说.

请写下您的评论





1.What a Lurraine 写于 2017-04-16 10:56:09
What a plaurese to meet someone who thinks so clearly
刘虎回复:
2.pöytä on aivan iha Mccayde 写于 2017-04-15 14:01:26
pöytä on aivan ihana! siis sata kertaa hienompi kuin nysdtkandaryikaapistot a la puustellit tai vastaavat, jotka ovat niin tusinakamaa ja niitä esitellään joka blogissalilli
刘虎回复:
3. 。。 ee 写于 2006-04-19 05:25:12
写的不错,我怎么就一点也写不出来呢。
刘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