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首页 > 我的日记 > 长沙某外企 - 1999年6月3日至26日

长沙某外企 - 1999年6月3日至26日

写于:1999-06-03
6月3日至14日

又有很久没有写日记了,不得已采用这种方式记下这几天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及自己的一些感想。

首先是我对公司公司的失望是越来越大了,这段日子与一些人已经很熟悉了,胡浩与黄昀自不必说,因为朝夕相处,大家很玩得来。还有就是保安刘杰军与彭天旺,CI部的叶青,蒋智勇,金卡部的罗继东,吴小丹等等。大家都对公司怨声载道,都认为公司管理不行,工资太低,留不住真正的人才!象我们这样的技术人员,转正后最多不过一千二左右,象那些在公司干了很久的技术骨干也不过二千,很多人是来了三两个月就走人了,真正在公司干足一年的都很少。接着叶青就辞职了,叶青来我们办公室聊过几次。我觉得我进公司似乎是个错误,工资不高,而且竞争也很不公平,也不重视技术人员。

随即我在中国电脑人才网上刊登了我的求职信息, 其实当时只是想试一试,并把我的主页地址也加在了我的个人简历里。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了广州一家公司的来信:

小刘:你好!

看过你的主页和经历,感觉还不错。

你在我公司的应聘栏登记了。我们希望你收到此信后和我们联系。

我公司是个专业软件开发公司,以前都是本科以上的程序员,你的经历比较特别,我们也想试一试。

公司有住房和免费餐,程序员试用期一般两个月,月薪2000,正式合同期3000。

如工作业绩好,提升较快。项目负责人一般在5000以上。

于是我马上跟这家公司联系,后面陆陆续续又有很多家公司给我发来了e-mail,有福州的,广州的,深圳的,东莞的,北京的。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于是我又在《中国人才热线》,《深圳人才市场》,《中华英才网》,《中国北京人才市场》等网站了登了录,发了大量的求职e-mail出去(足有百多封)。

最后广州三地公司要我,说他们正在安排住房,如果一旦安排好就与我联系,福州有一家公司也要我,要我打电话和他们的一位技术经理谈,但那家公司主要是用VB,DELPHI做MIS系统开发,我不太喜欢,所以就没有打,广州京九公司也答应聘用我,试用期月薪是2200,要我7月1日以前到公司报到,北京也有一家通讯设备公司也给我发来了e-mail,他说:

你好:我是北京箭利讯通讯设备公司,我看过你的材料,你的背景我很喜欢。

我这里有一份工作可能比较适合你,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联系:

其实我最想去的地方第一就是北京,第二是深圳,第三才是广州和上海。我马上与北京这家公司进行了联系,但现在还没有答复。不管最终我是去哪里,我都会感到高兴的,因为我发现我还是得到了社会的承认,而且我能认识到了外面天空的广阔,该是我展翅飞翔的时候了。

我把我的个人主页又做了一些改动,一个半月已有近八百人访问了,我会以发布我个人的软件及我个人的文章为主,但我还是建立了一个VC专栏,把我在网上所收集的一些技术文章放在了上面,这对我也非常有用处。我的个人主页在我这些招聘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很多单位都是在看了我的个人主页后才跟我联系的。因为从学历上看,我太平常了,绝对不能我正规院校本科生相提并论,但正是因为我的经历特殊,所以我才有特色之处。

我把我开发的几个软件:虎威俄罗斯方块,虎威TT指法,还有操作测试软件等放在了一些网站上下载,第一个地方是www.download.com.cn,还有就是中国开发者网络www.csdn.net,特别是在中国开发者网络,俄罗斯方块在三天内就下载了201份。还有两位网友给我发来了e-mail,说下载了我的俄罗斯,觉得很有意思,也看了我的主页,被我的精神所感动,希望能与我交个朋友,交流交流。

以及老是听说网上聊天如何如何,但自己从来就没有去试过,终于6月12日,我在网易虚拟社区去聊了天,结果一聊就是近四个小时,看来这东西果然有点上瘾,网上交流,太有意思了。

吴教授今天上午忽然来找我谈话,原来陈章打电话来了,她弟弟要买台电脑,要我去当参谋。我和吴教授谈了公司的事,也谈了我的想法,以及我现在正在与广州,深圳的一些公司在联系,他要我抓住一切机会学习,学好本身,再磨一磨,他会再帮我去联系更好的地方的。不过我不想让吴教授再帮助了,因为我觉得我靠我自己的力量更能够锻炼我。

6月3日至26日

(这段日记是我最近补记的,那段日子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所以没记日记)

在公司我经历了一段由兴奋到失望的过程,6月中旬我所在的项目组已经可以自由上网了,以前我上网的时间非常有限,上网使我开阔了很大的视野,而且随着我在招聘网站上试试看的行动得到了积极回应后,我的心实在是难以平静了。

外边的高工资是我所无法想象的,我在市政府的时候看到别人出去打工至少两千多,我觉得要是我能够有两千多一个月我就知足了,在市政府的时候有一次因为过节,加上工资一个月发了一千多元,我现在还能想起当时的兴奋心情,马上将其中的九百元存了起来,有了存款,觉得自己的底气都好象足了很多似的。其实我并不想乞求太高的工资,但高工资是对我的承认,而且我能够得到的,我不想放弃。到了这家公司后,一个月近千元的工资其实我开始是比较满意的,但有了互联网,当我知道有人愿意出两千,三千要我过去的时候,特别是去的是象北京、广州这样我一直梦想生活的城市,我的心动了,这不正是我一直就想要过的生活吗?

公司已是让我失望透底,在公司的无论哪一个员工,没有不在骂它的,大部分都是待上一两个月就走了,这确确实实对士气是个严重的打击,试想,你的同事接二连三的走了,你肯定是无法安下心来工作的。而且公司的工资本来应当是每月6日发的,可无一例外的每个月的工资都要拖到月底才会有,这对员工士气更是雪上加霜。加之我所在的项目组实在是让我看不出有什么前途。

在这期间我回了趟家,跟家里说了我的情况,说我会南下或是北上,去的城市可能是广州、深圳、上海、东菀、惠州和北京之中的一个,爸爸听了我的情况后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因为爸爸了解我,知道我不会甘于在长沙待的。但妈妈不放心我走,说有一千多块一个月就应当知足了。当时我还没有决定什么时候走,但走是肯定的。

从家里回到长沙后,智辉也在开始找工作了,找工作是我先干的,因为我这个项目组上网很方便。智辉自然也不会对公司抱有什么幻想,也开始在网上开始找工作,我们约好互不干预,各自找各自的,最好每个人去一个城市,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也许分开一下会比较好。

接着我发出去的求职信得到了积极的回应,每天不断有人发来E-MAIL,甚至到了我就坐在机器旁边不断收邮件,邮件都会不断有的地步。胡浩和黄昀看到了自然也心痒痒的,不过他们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与公司签有协议的,走起来不方便。我发出去的信都是要求提供住房,月薪有三千左右。其实我对自己值不值三千左右一直在打鼓,我和智辉以前在商量的时候,有一个话题就是外边的公司出多少时我们会去,结果是有两千我们就会走,要是有两千五我们肯定就义无反顾了。(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有点低估自己了)。

随着我们应聘的进行,什么时候向公司提辞职、大概什么时候能够走就已经提上我们的议事日程了。我们决定在领了薪水后就提出辞职,公司对我们不仁,我们也不需要客气,不过我们可能会损失近半个月的工资,因为公司总是要推迟近半个月才会发工资,不过我们已经无所谓了。

我们最想去哪个城市?这也是我们经常讨论的话题之一,结论最后是一致的:第一是北京,第二是深圳、第三是广州或者上海。这个时候已经有广州、上海、惠州、东菀、珠海和深圳的十多家公司已经明确要我们去了,但一直没有北京的公司回应我们,而我们最向往的就是去北京,因为北京有我们最想去看看的中关村;有我们从小就向往的北大清华;有宏伟的故宫和天安门;还有长城,这一切对我们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这时,终于有一家北京公司给我们发了e-mail。

刘虎、盛智辉: 你们好!

很抱歉没能及时给你们回EMAIL。

很高兴能认识你们这两个有志于软件事业的同仁。

国内搞软件开发的公司不多,但我们坚信国内的软件产业很快会发展起来。

我们的目标是搭建一个平台,吸引一批有共同志向的人通过我们的努力提升这个平台,同时也提升这个平台上的每一个人。

公司目前没有集体宿舍,但我们可以帮你们找到住房。公司对新员工的试用期一般为1-3个月。根据你们现在的情况,有一个月的相互了解情况的时间(试用期)就够了。试用期月工资2,000-2,500,正式工作月工资为2,500-7,000(依职位及个人情况而定)。

希望能尽快听到你们的好消息!

北京世纪铭科技有限公司

酆继明

1999.6.15

收到这封信,我们首先觉得非常奇怪,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以两个人的名义发过什么求职信,我们一直都是各自在单独找,看来是他比较细心的看了我们的个人主页,我们都非常高兴,因为终于有一家北京的公司给我们回音了,我们开始与这家公司联系起来,得知这家公司主要是做视频处理方面的软件,开发语言主要是C/C++,我们开始对自己的水平有点疑问,视频处理给我们的感觉就是特别高深,而且我们的C/C++毕竟还是停留在学习的阶段,真正的实践经验并没有。但我们仍然还是决定去试试,不管怎么样,先走出去再说。

发薪后的第二天,好象是23日吧,我和智辉去找了鲁经理谈我们辞职的事,毕竟我们在公司里技术上还是比较好的之一,所以鲁经理先是有点惊讶,继而是与我们长谈,希望我们能够留下来。我们历数了对公司失望的原因以及自己的想法和机会,鲁经理则不厌其烦的说如果只是工资问题,我们可以商量;公司里机会是很多的,而且他还说将来公司可能会在美国上市,对于象你们这样的技术骨干会配股,而且在公司里可能有出国的机会等等,我们当然不会为这些遥不可及的东西浪费时间,况且公司的现状我们已经比较了解,在这样管理混乱,人员流动频繁的公司来说,我们实在是看不出有多大前途。

我们谈了足足一上午,鲁经理自然无法说服我们,最好他说他还要向总裁请示,要我们再考虑考虑。但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况且我们一天都不愿多待,我们的计划是今天辞职,明后天准备,然后就去北京。显然鲁经理是在采取拖延的态度,他并没有直接同意我们辞职,也没有安排我们交接什么的。下午我们各自回了各自的部门,虽然他没有安排我们交接,但是我们还是先整理了自己的资料,作好准备。前几天我已经写E-MAIL告知了在美国的何博士,我告诉他因为我所要求的待遇与公司的相差太远,我会离开公司。何博士回信说既然如此,他没有什么意见,但请做好交接,祝我一切顺利。

4日上午我们再去找了鲁经理,我们明白无误的告诉他我们这一两天就会走,希望他能够马上安排我们交接,并补发我们应得的半个月工资。鲁经理见说服不了我们,就给了我们每人一张交接单要我们先去找人签字。我们一看登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见上面列了公司各大部门,包括财务部,开发部,总裁办,图书室等等等等,也就是说我们要辞职得依次找各个部门经理签字才行,如果找不到部门经理就得等,照这样下去,一个月都办不下来,这不是明显在卡我们吗?出来之后我一气之下就把这个表格撕了个粉碎,那半个月工资我也不要了,但也别想我会好好搞交接!

24日中午我和智辉在电信局打了北京的长途,告诉世纪铭公司我们会坐明天下午的2次车去北京,26日上午到,希望公司派人去接我们,并请公司给我们安排好宿舍。下午我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和电脑,打电话给了在长沙的一些同学,告诉他们我要走了,洁宝和芳宝说要聚一聚,给我们饯行,约在今天晚上。

晚上我们四个在东塘聚了聚,这是我,也是小辉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说来见笑,我和智辉以前还未出过湖南省。我们聊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我和智辉马不停蹄跑到火车站去买了两张25日下午去北京的火车票,然后又去了陈章家里,因为她家的电脑有点毛病,陈章妈妈约我们去看一看。出了陈章家里我们直接回望月湖我们的宿舍,疲惫睡去。

早上我们开始整理自己的屋子,因为一切决定得太过突然,我们的各项准备工作根本还没来得及展开,在长沙的很多同学也不会知道我们要去北京。我们的心情一直是兴奋的,因为马上就要开始自己的闯荡生活了,马上就要开始一种崭新的生活了,虽然将来还无法预料,但我们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我们在望月湖租的房子看来只有托李清和颖陀来退了。我们草草收拾了,然后回公司拿自己的东西,顺便和公司的同事们道别,接着去了黄兴路买了两个皮箱,再回到望月湖,收拾完毕行李,下午三点,我们前往火车站。

请写下您的评论





1.So excited I found t Elly 写于 2017-04-24 21:30:44
So excited I found this article as it made things much quikcer!
刘虎回复:
2.är torr jämt men e Caroline 写于 2017-04-15 13:11:49
är torr jämt men extra pÃ¥ vintern sÃ¥ använder mindre smink, för fast jag kör med nattkräm under blir de tooooorrt direkt dÃ¥ foundationen kommer pÃ¥ o bara värre när jag fixerar med puder,,, men kör ibland sminklöst med bara nattkräm o när jag väl har smink avslutar jag med Mac Fix + som gör att jag direkt ser mer häslosamt &#gk16;fu2ti8’ ut fix + Ã¥ker även dit ibland dÃ¥ inte ens nattkrämen hjälper
刘虎回复:
3.cgu35r8v asBomrtsn7l 写于 2016-11-27 15:07:19
amoxicillin capsules buy generic propecia online bupropion
刘虎回复:
4.65p9nnck asBomchkur5 写于 2016-10-27 00:54:11
proscar finasteride atenolol 50 mg kamagra gold 100mg
刘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