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首页 > 随笔 > 纪念廖长伟

纪念廖长伟

写于:2009-12-27
听说长伟车祸的消息还是在去年,那天我在一个同学的宴席上听另外一个同学说起,一开始我并不信,因为我和他断联系近十年后刚联系上,当时他因为在工地上出事故腿受伤在家休养,我以为同学说的是这件事,但同学说不是,是车祸已经去了。

长伟是我初中的同学,同级不同班,快毕业的时候我们才认识,长伟给我的感觉是那种憨憨的,说话有时候手舞足蹈的,笑起来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我们是一见如故,下课的时候常常两个人一起在学校的阳台上谈天说地。后来我们一起考了中专,我是商校,他是交校,两个学校一条马路的距离,我常常跑到他的学校去看电影,找他玩,他也经常来我的学校,见到他总会给人一种亲切、什么话都可以谈的一种发自内心的信赖感觉。就算学校放假的时候,我也经常骑着车,邀一些朋友去他家里玩,他的爸妈总是非常热情的招待我们,长伟是他们的骄傲。

后来工作了,我在一个机关里,长伟则在省路桥,长年的在外面的工地上一住就是大半年几年的。他曾经来找过我一次,仍然是那种意气风发但又憨憨的样子,似乎在他的生活就没有什么不快乐,永远都是那么乐观。后来我又离开长沙去了北京、深圳、上海、宁波这些城市漂泊,手机变得连我自己都记不住,我们彻底断了联系。每次过年回来也是匆匆来匆匆走,只是说听他结了婚在长沙买了房,仍然在全国各地的工地上。我也是在全国各地的城市之间游走,为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奋斗着。

08年我回了长沙,安了家有了一个小家庭,准备结婚的时候偶然上同学录看到了长伟在上面发的贴子,贴子里是几张他在山西拍的照片,贴子里有一个手机号码。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拨通了这个号码,当电话那头又传来那仍是分贝稍高的亲切的声音时,我们都很激动。我们聊了近况聊了同学,聊了很久。他当时正因为工地的一次事故腿受伤了,但他仍然是那么满不在乎的样子,乐观的说以后要如何如何,还约好过年的时候要约同学们好好聚聚。

后来就只是在QQ上的交流,他又开始了东奔西跑,但我没有想到这一见面竟是永别。再也见不到他那憨憨的笑脸和那亲切的话语了。听说他只在家里停了一天就出嫔了,我可以想象中年丧子之痛对他的父母会是一种怎么的打击,长伟曾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儿子!长伟也是我们最好的同学、朋友,也是兄弟!他的离去使我很长时间都不敢相信,一个才32岁的青春年华,他又如何忍心抛下自己的父母妻子,离开这个他曾无限眷恋的世界。

愿你在天堂里安息,我们都想你!

请写下您的评论





1.I actually found thi Jacki 写于 2016-06-26 20:42:33
I actually found this more enntteainirg than James Joyce.
刘虎回复:
2.A really good answer Jaelyn 写于 2016-06-25 16:20:25
A really good answer, full of ratyanoliti!
刘虎回复:
3.no one had…of Karson 写于 2016-06-24 18:05:37
no one had…of course, what else is he going to say to people he wants to buy his book. Anyway, I wrote a check and accepted the challenge. I just ha27#&n8v1e;t started it yet…
刘虎回复:
4.纪念长伟同学 黎** 写于 2015-07-03 11:52:27
记得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在广东,因我当时也和他同一个单位,后来这个消息得到了我同事的确认。2012年我们中专同学毕业15年时到会同学均向他默哀一分钟。 怀念过去,珍惜现在,面向未来!
刘虎回复:
5.纪念我们共同的同学廖长伟 君子三乐 写于 2015-07-03 07:54:29
我是廖胖交校同学,纪念我们共同的同学廖长伟
刘虎回复:
6.一起吃过唆螺,一起看过录相 XiaoHui 写于 2011-07-15 21:53:40
上次听你说起这事的时候还不敢相信。当年我也常跟你去交校找他玩,一起吃过唆螺,一起看过录相……
刘虎回复: